关于秒秒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_官方 合作 加入

所谓专业,包括着承认失败

看《最长一枪》的决定因素是李立群,犹记得 90 年代播过一部台湾电视剧,叫《春去春又回》,那是一次见到李立群的表演,当时就感觉他是个 " 自有一番气象 " 的演员,后来看了很多他在 " 表演工作坊 " 的作品," 说相声 " 系列、《暗恋桃花源》等,果然不负期待,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一直对他有好感,所以一看有他出演《最长一枪》,就立刻看了。

这也算个名角众多的电影,除了李立群外,还有王志文、许亚军、余男等,导演徐顺利不知道从前拍过什么,那么这个戏属于阵容托导演了,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操作好了,导演迅速获得知名度,打开个人局面;操作不好,片子是不是导演(我指片子按着导演意图贯彻)的都不一定了。

其实,笔者在看片前已在内心给出创作者最大善意,毕竟是第一次创作大的剧情片,多看片子的闪光点,一切以鼓励与推介为主。片头龙标的出现,是 2017 年给的,心里隐隐感觉就不太妙,怎么拖拉了这么长时间?艺术创作里有个气韵的事儿,气韵一定要贯通。

李立群在片中饰演杀手中间人

《最长一枪》开头部分还可以,火车一进上海站,与 1935 年相符的各种历史道具与细节还是挺到位的,于近代史而言笔者还是有点 " 崇古 " 的癖好的,片中的老上海街道还原的还是挺不错,很多房间、家具就该是当年留下来的,有一股挺地道的 " 老气 ",能看出来不是新的做旧。听说此片在历史的还原度上颇下了一番功夫的,有不少戏是在澳大利亚拍的。

王志文出演杀手老赵

演员的表演上也都是中规中矩吧,太突出的也没出现,李立群也一样,看来大家的演技是被这个 " 锚地不明 " 的故事给压住了;许亚军在片中穿起了紧身的王子服,一口黑牙叼着烟嘴跳起了《天鹅湖》,倒也算有一番纨绔雅皮的风貌。许是有浓重芭蕾情结的,上世纪 90 年代他主演过一部名为《红天鹅》的电影,在里面演的就是一个跳 " 王子 " 的芭蕾舞演员,《最长一枪》又帮着他遥望了一次来路,很明显许亚军还是有很深的芭蕾舞底蕴的。

许亚军在片中又秀了一下他的芭蕾舞功底

这些优点说完,《最长一枪》就开始了连连抓瞎的历程。有这样好的演员班底和投资来源,还将影片拍成了这样,那就是导演能力的问题了。一个导演第一次做长篇的剧情片一定要极其小心,没有特别出众的天赋,不要急于求全。导演在今天虽然已不是 " 王侯将相 " 式的职业,但它毕竟还需要足够的专业训练,在拍一部长片前多拍一些短片,甚至有一部是放开了自己、让自己尽情犯错误的作品,这可以让不自知的问题都暴露出来,而且这些错误必须克服掉——比如叙事能力不高,因为剧情长片可禁不起导演出现比较大的错误。

上帝视角下 1935 年的上海

《最长一枪》似乎陷入了这种尴尬中,其实这类的片子都有比较成功的范例,若突出杀手个体那《杀手莱昂》比较好,若突出帮派斗争那《教父》系列与《美国往事》都很好,注意,这个的片种是可以拍成很好的文艺电影的。

说实话这些好的范例每一个人物行为的背后都有因果上的巨大原动力,可《最长一枪》直到结束,笔者都在心里发问,他们在银幕上矫情什么呢?他们有必要要那么做吗?前面挖了那么多坑后面都不埋上。不指望你如曹雪芹一样 "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可你前面讲过的事,后面要有呼应啊,这都不算能力问题了,这是个常识问题。

余男在电影里走位飘忽

作为主角的老赵他到底被赋予了多少层的涵义?他还是像个修表的,一点儿也不像个杀手,几乎就没见到他有什么身手。

他在大节上有亏吗?贪墨了 " 抗联 " 的经费吗?以至于需要接活杀人还债吗?那得了帕金森手抖又有什么意义啊?帮助报童是为了胁迫自己的当理发师的徒弟帮忙,但徒弟第一时间就知道老赵不会真的挟持自己的妻女,那你又折腾个甚呢?然后他又把对于自己儿子的情感欠缺映射到报童身上 …… 这里得稍微谈谈文艺创作的基本道理,作家或导演与跳大神中的 " 萨满 " 非常近似,好的作家写一个人物,搭好了架子后人物会跳出来自己塑造自己的,说这是 " 通灵 " 与 " 天启 " 也可以,总之,当自己笔下的人物出来讲自己的故事时,对作家而言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没有这些东西的托举和代偿,只是凑一些故事和情节在一个人物身上,那样写出来会把作家累死的,这样的创作说到底是没什么意义的。

电影也是如此,比如程蝶衣这个角色,他是人戏不分的,而张国荣何尝又不是人戏不分呢,不疯魔不成活,戏里戏外是演员在塑造角色还是角色在塑造演员,早就分不清彼此,这极为耗人心力,但也极端的快乐,是干其他任何事情所不能替代的。

而《最长一枪》里人物完全符号化的,角色没法跳出来自己塑造自己,他们就像 " 击鼓传花 " 一样,把自己的戏份演完了再传给别人,就为了让一个并不高明的故事勉勉强强地进行下去。话说余男也是柏林电影节金熊影片里的 " 图雅 " 啊,在《最长一枪》里走位飘忽,仿佛巴洛特利在球场上思考人生,真是有些狼狈。

如果做不到 " 通灵 " 与 " 天启 ",那就平和地讲好一个故事也不错,不要和大家的预想差很多,因为在有钱有演员的前提下把片子拍得太差是比较尴尬的,因为太多没钱没演员的导演依然把拍得十分出色,这就更有些不好交代了。

《最长一枪》在故事上是缺乏逻辑的,节奏上也几乎是被忽略的,其实一部电影的节奏感是相当重要的,有的导演节奏感天生就特别好,一部电影拍下来十分的流畅,有时一个镜头要拍几十遍,是导演在装蒜吧,其实还真不是,重拍那么多遍,是要让这场戏和前面的戏节奏能对应起来,这就需要导演自身的敏感了。

另外,本片越往后剪辑越混乱,在主线外还有很多的枝枝蔓蔓,想说的事太多的,结果故事被搞得支离破碎,笔者甚至在观影时就在想,所以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才上映,是不是导演也发现了问题,希冀于后期的剪辑能挽回,试了好多的办法也不奏效,最后只好把每个演员演的最好的一条剪进去,成了个杂烩?

李立群在片中和杀手探讨业务时有一句台词——什么叫专业,专业就是没有废话,解决问题。可是《最长一枪》中所提供的杀手和杀手的江湖真的很不专业,江湖那么好混吗?其实简简单单的线性结构从来都是非常有力量的,电影的道术看似千头万绪,但核心一条 " 要把故事讲好 "。

《杀手莱昂》里的结构复杂吗,就是三个人的戏,剧情的递进就是靠冲突,合理却又极端的冲突,一部片子下来杀手有杀手的样子、坏蛋有坏蛋的样子,萝莉也有萝莉的样子,多少个经典镜头就被刻画在观众的脑海里,让人一想起来就愉快。

说到底,《最长一枪》是导演花了大价钱拍了一部能展示自己所有错误的电影,这个代价有点大,不过不是说专业么,专业就包括承认失败在内。笔者倒是希望这位徐顺利导演,好好地检讨自己,如今该交的学费已经交了,剩下的就是汲取教训以利再战吧,真的别退缩,希望下一部电影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

新文化报专栏主笔 王逸人

原创稿件,未经书面授权禁止网站、App 以任何形式转载,改编,违者必究。

编辑:凤凰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