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秒秒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_官方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被侵犯后的这一年,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

钱江晚报 09-11 1

" 楼某某判刑了,强奸罪,两年!我真的喜极而泣,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9 月 6 日中午,微博认证为 " 当事人 张婷 " 的张婷(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报道中采用化名)发了一条微博。

一个小时不到,微博下面涌出 200 多条留言,300 多转发。虽然事隔一年多,许多人仍在关注这件事。

张婷是去年 " 杭州女生租房遭房东强奸未遂 " 一案的当事人。

一年前的一个下午,在杭州的出租房内,当时 18 岁的张婷差点被房东性侵。事发后,她报案、在微博上实名控诉、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

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市拱墅区法院了解到,9 月 6 日上午,楼某某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 我做梦都梦到法院宣判了,我妈一直让我放弃,可我就是要个说法。现在我觉得所有的委屈都值了。" 张婷说着说着,哭出声来。

在出租房遭遇色狼房东

今年 5 月份,事发一年后,我在张婷的老家见到了她。

那时,她刚过完 19 岁生日,朋友圈里的发图中,生日 PARTY 上,她笑容灿烂,被朋友们称为 " 小公主 "。

但站在我面前的张婷戴一幅口罩,黑眼圈很深,长发凌乱地散在肩上。她一坐下来,就拿出厚厚一沓文书:派出所的问讯笔录、法院的审判通告 ……

一一展示后,又沮丧地收起来。

张婷提供的案卷材料

张婷提供的案卷材料

" 如果去年年底你来找我,我根本没办法和你聊。" 靠在沙发上的张婷坐了起来,挺了挺身子,她已经能让自己平静地谈论那场噩梦,只是从轻微的肢体反应中看出,她有些紧张,或者是不自在。

2018 年 5 月 8 日,张婷乘坐飞机从山东老家赶回杭州,在杭已工作一年的她在老家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这次来是打算搬家、退掉出租房。

她租住的房子在拱墅区某小区,两居室中的一间,每个月 2000 元,已经租了两个月。合租的是个男生,对方已经搬离。

就是在这个过程,发生了让她始料未及的一幕:出于感激,我和楼(房东)说今天请他吃饭,结果刚到家里,就(意图)对我实施强奸,进了房门我就感觉不对劲 …… 他要脱我的裤子 …… 男女力量的悬殊,让我无法推开他,最后踹了他一脚才把他推开 …… 我在屋里,快速反锁门 …… 他在门外骂骂咧咧 …… 后来给我表哥发消息,让他报警 …… 他刚走,警察就来了。

这是事发 10 天后,张婷在个人微博上写下的事情经过。

" 强奸,我只在新闻上看到过,我以为都是发生在陌生人之间,是在很不安全的地方。" 认识的人、自己的出租房内,在张婷的认知里,这些不会和 " 强奸 " 扯上关系。

楼某某接受采访时曾说,他和张婷有些暧昧。

张婷坚决否认,她说楼某某算不上熟,却也不是陌生人:吃过几次饭,她时不时会拜托楼某某帮忙拿下快递。" 但我会发个红包,我觉得已经把界限划得很清楚了。"

在她印象中,楼某某是位阳光温和的男孩。

惊慌之下的张婷向同在杭州的表哥发微信求救。表哥报警,但警方赶来前,楼某某已经离开。

第二天,楼某某被警方以涉嫌强制猥亵罪刑事拘留。那个时候,张婷没想到,对她来说,一切刚刚开始。

再去搬家时,张婷遇到了楼某某的母亲,双方发生争执,上升到肢体冲突。" 他妈说:你想让他坐牢,我要你的命。"

在警方的介入下,她才从出租房内顺利搬走自己的东西。

两个月后,楼某某的母亲被拱墅区公安分局以 " 威胁他人人身安全 、殴打他人情节较轻 " 作出罚款 1000 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案发后,警方的通报

房东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事发后,张婷陷入巨大的恐惧,失眠,做噩梦。

" 他怎么能这么无耻,凭什么他做错了事,家里人这么嚣张。" 张婷如今再重复楼某某妈妈说过的话,语调会陡然急促,她拍着胸口,几次停顿," 我真的不能想,想起那些话就气到不行。他妈妈一口一个小婊子,说:你算什么东西,说我勾引他儿子 !"

张婷把希望寄托在警方的调查结果上,她憋着一股劲," 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想要一个公道。"

2018 年 5 月 16 日,警方通知她:DNA 检测结果没有比中嫌疑人。

拱墅区公安分局当时发布的警情通报中称:警方提取了女性受害人人身相应部位生物检材并送检。经初检,生物检材未比中犯罪嫌疑人楼某。5 月 16 日,因刑事拘留期限届满,拱墅分局依法对嫌疑人楼某变更形式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张婷懵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憋屈、无助,这样的情绪需要出口,她将事情发到一个微信群里,群主是楼某某,当时正是他把她拉进群的," 起码让群里的姐妹们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消息发出没多久,张婷被踢出群。

微博实名讲述自己的遭遇

" 我当时快要爆炸了,疯了,完全崩溃了。"2018 年 5 月 18 日晚上,在宾馆里,张婷想到自杀," 我留了一份遗书,我想去死。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他没事?如果我死了能让舆论关注到,换一个公平的结果,那我就去死。"

和她聊微信的朋友一直苦苦劝阻。朋友说:你即便去死也不能便宜了他啊。

这句话拉住了张婷。她边哭边抱着手机敲下了事情经过。

一年后,她再看这段在极度崩溃状态下写出的文字," 我的天,我怎么写这么乱。"

张婷那个时候有点 " 鱼死网破 ",她在微博上实名讲述了这件事,@平安杭州,和她知道的两个大 V。之所以实名,是她认为这样才会有人信。做出这个决定前,张婷的内心经历了巨大的煎熬,纠结了一天一夜,她考虑了各种后果," 我肯定觉得丢脸,毕竟我是女孩子,说出来担心被人指指点点。"

微博实名讲述自己遭遇

发出去的那一刻,她还在想:完了,人尽皆知,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但她又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只要能有个公道的说法,我脸也不要了。"

微博公开带来的冲击,让张婷始料未及:一个小时内,手机被打爆,基本是身边人的问候;大量的评论和私信蜂拥而来,最多时,私信有 10 万多条。

不少言论是辱骂和嘲讽:你又没被强奸成功,你搞那么大动静干嘛;你是炒作吧 ……

一度自残,但死都不和解

张婷在仓皇中回到山东老家,想躲避这场风暴。而回到老家后没多久,她就第二次开始自残。

手臂上的伤痕

" 他 ( 楼某某 ) 的父亲到我奶奶住的地方去找我,拿着我的照片到处问。" 老家人传话到张婷妈妈这里,楼某某父亲的说辞是:张是他儿子的朋友,出了事失踪了。

不过,楼某某的父亲最终没有找到张婷本人。

" 我猜他是想找到我家人,谈和解。" 事发后,楼某某的父亲曾托人找她谈过。

记者在事发后,曾联系到楼某某,他的说法是:张婷的表哥曾向他的父亲提出过巨额赔偿,不过双方没有谈拢。

" 完全没有的,我死都不会和解。" 即便到现在,张婷的态度都是如此," 我就是要他坐牢。"

去年 6 月份,张婷得知,楼某某被批准逮捕,检察机关介入此案。从那时起,她就更加急迫地等待着案子开庭、出结果," 我做梦都梦见开庭了。我必须等一个结果,不然就是闹了一场笑话。"

" 最终结果迟到没关系,会来就行。" 去年年底,张婷在微博里如是说,这是她给自己加油鼓劲的一种方法," 持续的等待精疲力尽,每天的噩梦让我不堪重负,但唯一支撑我走下去的就是相信法律会公平公正,会有一个结果。"

现在,她等到了这个结果。

新闻 +

我人生的至暗时刻

失眠、抑郁、狂躁、情绪失控 ……

这是一年来,19 岁女孩张婷经历过的精神状况。

等待判决结果这一年,张婷被谩骂和质疑,不被理解和泼冷水,前者是来自网络留言和私信,后者则是来自家人。

" 女孩子遇上这种事,想讨个公道太难了。" 张婷最终没忍住,眼泪掉了下来。

整宿失眠,足不出户

在微博上发出案件的判决结果后,一个小时内,张婷收到近 400 条留言,800 多转发。

这是她这一年的习惯:每当这件事到一个节点,她就会发一条微博。

9 月 3 日那天,她说:周五宣判,倒计时 3 天,我终于熬到头了。其实更多的是忐忑,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 支持你。"" 你为很多女生做了很好的榜样。" 这些正面的激励对她是种慰藉。

事件发生一年后,我在张婷的老家见到她,那时候是 5 月,山东的气温已经像夏天,燥热天气下的张婷显得憔悴又疲倦。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她选的咖啡厅,窗户被贴纸、绿植遮挡,太阳光从间隙中漏进来,室内显得尤其幽暗。

" 我昨天晚上忙到 3 点多才睡,早上差点没起来。" 张婷的工作时间是下午两点多到凌晨两三点。一年前,她还是早睡早起,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就整宿失眠。" 反正睡不着,不如工作。"

从去年 5 月到去年 11 月,这半年是张婷的人生至暗时刻。事发后没多久,她从杭州回到山东老家,最初的半年几乎足不出户。

" 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人不人,鬼不鬼。不能惹我,不能和我讲话,只要和我提这件事,我就像疯了一样。"

" 疯了 " 的状态是妈妈事后告诉张婷的,因为她已完全不记得。

" 我妈说,我把家砸了,电视、花瓶,拿到什么摔什么,大喊大叫,打自己。" 那次失控是妈妈把她送到医院,打了一针镇定剂才平复下来。

张婷形容那半年的生活:有时大哭,有时默默流眼泪;每天在家发呆,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一会儿天黑了,一会儿天亮了。没有饥饿感,不怎么睡觉。" 最疯狂的时候,两天两夜没睡,就坐着发呆。体重掉了 10 多斤。"

她去看过心理医生,吃褪黑素,吃百乐眠,但效果不大。

网上的人身攻击

案子要经历漫长的处理过程,这是她报警之初没有想到的。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的诉讼经验,她认为事情就如自己认知里的 " 是非对错 " 一样,会很快有个结果,但司法有自己的流程。

" 我以为报警就好了,其实这只是个开始,还有很多路要走。"

对她来说,等待的过程无比的煎熬。

在微博上实名公开后,她收到了大量的留言和私信。

" 最开始那段时间,骂我的人特别多,我做的工作和网络有关,他们说我是炒作,说这件事不是真的。"

还有人说她活该,理由是男女合租租房子时,就该想到有这种后果。

" 在外面租房子是想住哪儿就住哪儿,总是房租便宜就行。那个房间比其他地方便宜七八百元,能省这么多,怎么会不租。" 说起这些言论,张婷依然气结," 况且那个时候和我合租的是楼某某的员工,他本人并不住在里面。"

她还有点困惑:这些人凭什么不了解情况,还张嘴就来,恶意揣测。

这样的私信多了,她选择忽略," 我装作没看到,我就看那些支持我的。"

家人亲友劝她和解算了

如果陌生网友的言论张婷还能无视,可家人的态度她躲不过,却又让她最寒心。

" 我妈妈一直到现在,都觉得我不应该把事情闹这么大,她说,如果当初忍下来,这事早就翻篇了。" 窝在沙发里的张婷想洒脱地笑一下,又迅速低下头。

" 我在家休养的半年,她张口闭口就是算了吧,别闹了,忍了吧,胳膊扭不过大腿。" 这样的话,张婷越听越炸毛," 这件事不是我做错了,作为我最亲近的人,不是应该支持我吗,即使不支持,也不要这样说。"

楼某某父亲找上门后,妈妈哭着求她算了," 她大概觉得丢人吧。"

妈妈说和解算了,她大叫:你要和解,我就死给你看。

劝她放弃的还有亲戚," 他们都觉得也没怎么着,闹那么大丢脸的还是我。" 这其中,有些人说过更扎心的话," 意思就是,多大点事儿啊,还有人说,衣服不要穿那么短,不要打扮那么漂亮,就不会有这事儿了。"

张婷把手边的纸巾一点点撕碎," 都是我亲近的人,这些话我都不敢跟朋友们说,觉得丢脸。"

雪上加霜的是,谈了不久的男朋友也在这时提出分手," 他说要冷静冷静。"

她觉得委屈,那种憋屈无处宣泄,这种伤害她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觉得疼," 我没有做错,对方做错了,我就是想要个公平,怎么了?"

那个时候,她觉得这些不支持她的都是坏人,可这种愤恨让她更加难受,时隔一年,她努力说服自己,亲戚这么说也是为自己好," 只是方式不对,他们不是坏人。"

想要走出来并没那么容易

张婷现在的朋友圈里记录的都是美好生活:过生日、和朋友聚会、好天气时的一片蓝天或一朵白云。

她只在微博上更新案件的最新进展,和等待过程中的焦灼、煎熬。

她曾在朋友圈里发过和案件有关的内容,后来她发现,这只会让她成为别人的笑谈。

一次,她去饭店吃饭,听到隔壁一桌人在笑哈哈地谈论她的事情," 说我活该,谁让我平时那么张扬。"

张婷透过屏风看过去,那一桌人中有她熟悉的人,拿着手机在展示她的朋友圈。

去年年底,在家萎靡了半年后,张婷开始出来重新工作。曾经在杭州的小伙伴邀请她过去。

她犹豫了很久," 我也想努力走出来。"

她去杭州待了两个月,工作基本是在室内完成,一周都不用出门,工作完就睡觉," 让自己忙起来,么都不想。"

但撑到今年 2 月份,她还是回了老家。" 常会想起不愿想起的事,就想哭,还是觉得委屈,就是有一种郁结。"

陌生女孩们的私信

在微博上公开后,一直到现在,张婷还会收到陌生女孩们的私信:她们同样遭遇了性侵、猥亵、有些来自男友,有些来自熟人。她们求助该怎么办,询问要不要报警,有的只是为了单纯的倾诉。

"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会这么多。" 张婷一条条翻着手机里的私信,对那些留言的内容觉得难以置信,可它们又是真实的存在。

在此之前,张婷的生活中没有性侵这个话题,她实名公开时,METOO 运动正在微博上发酵,但她对此一无所知。突然之间,她好像看到了魔方的另一面。

" 大多数人遇到这种事,都不敢和家里人说。有的女孩给爸妈说了,被骂不检点,活该。只有一个女孩,她的妈妈很霸气,帮她找律师、打官司。"

对那些向她求问怎么办的人,张婷从来不敢建议她们学她那样。

" 因为每个人的家庭、生长环境、朋友圈不同,你不知道公开后,会遇到什么。" 这是她的切肤之痛。

其实,在她公开楼某某的事情后,曾有三四个女孩联系她:她们说楼某某对她们做过类似的事情,有些成功了,有些未遂。" 她们都很害怕,又不知道怎么办,就默默忍下了,但内心一直是个过不去的坎。"

其中两位女孩还配合张婷去做了笔录。几位女孩建了一个微信群,第一次坦诚地说出被雪藏许久的经历。

只是,事情也只走到这里而已。女孩们不愿再掀波澜。当时,有媒体想采访这些女孩,张婷帮忙征询意见时,对方有些生气,表示只想生活尽快回复平静。

" 她们其实也很希望楼某某能受到惩罚。" 张婷说自己特别理解她们," 她们能帮我出来做笔录,我已经非常感谢了。因为站出来,真的需要特别大的勇气。"

判决结果对她是最好的慰藉

想想一年的经历,这个 19 岁的女孩忍不住小声啜泣,她仰头,不想眼泪流下来," 很心酸,太难受,这么多事都是我一个人去面对和处理,方向不对就换个方向,重新找证据。我再坚强,也会崩溃,我才 19 岁,也会矫情。"

上个月,张婷又回到了杭州,她在老家开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室," 我是做服装的,这个行业,杭州比老家这里成熟。总是要生活的。"

张婷尽力让自己慢慢走出来。身边也有好友一直坚定地支持她,微博上,更多的网友留言鼓励她。

当然,法院的判决结果对她是最好的慰藉。

" 知道结果要出来那天我哭了一个晚上,我觉得终于对这一年的坚持有交待了。"

只是阴霾并不能全部挥去,那些曾经刺痛她的话造成的伤害一直在。

比如,面对男性,她开始有防范心理,会莫名紧张," 不由自主观察他们在干什么,神经病一样。"

再比如,有时,化妆的时候,心底总会有一个声音冒出来," 平时打扮那么妖艳干嘛。"

不过,张婷也一直记得网友的那些留言:过去了就展开新生活;结束了,就走出那段阴暗的日子 ……

钱江晚报 · 小时新闻记者 吴朝香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