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秒秒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_官方 合作 加入

腾邦国际被国际航协“封杀” 旗下多公司与之切割

新京报 08-26

11 家公司悄然与腾邦切割;数亿 BSP 票款到期未能清偿,9 公司被封杀;原实控人高比例质押,被平仓

买买买之后的资金链问题仿佛是一根导火索,将 " 中国商业服务第一股 ",国内的票代巨头腾邦国际近两年一系列问题牵出。

利润下滑,股东腾邦集团债务违约、原实控人钟百胜大规模质押后 " 金蝉脱壳 "、主业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业务被国际航协 " 封杀 "、公司及子公司 45 个银行账户遭遇冻结 …… 与此同时,腾邦国际位于深圳的总部又被曝出票代上门讨债。对此,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邮件联系腾邦国际,未获回应。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就在危机爆发前后,腾邦国际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开始悄然与腾邦国际进行 " 切割 "。

8 月 21 日和 22 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腾邦国际位于北京的两家控股孙公司和一家分公司,三家公司均先后向记者 " 撇清 " 与腾邦国际的关系。而另一家位于北京的分公司则已显示 " 经营异常 "。

上半年 11 家公司悄然与腾邦 " 脱钩 " 避险?

" 大概是 5 月份的时候,我们就和他们(腾邦国际)脱钩了。"8 月 22 日,在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北京鲲鹏之旅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之旅),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天眼查显示,鲲鹏之旅主要经营业务为保险兼代理、代售飞机票、火车票等。2019 年 6 月 24 日,鲲鹏之旅原大股东、腾邦国际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腾邦商贸服务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自然人张三峰。不过,张三峰目前还是腾邦国际全资子公司、深圳腾邦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鲲鹏之旅)工作人员称,今年 6 月份已完成工商变更,腾邦国际在官网上的信息可能未及时更新。" 他们是在深圳,我们是在北京,他们的一些介绍我们管不了。" 尽管已与腾邦国际 " 脱钩 ",鲲鹏之旅门外的墙壁上,悬挂的仍然是与腾邦国际有关的标语。工作人员解释," 流程已经走完,新牌子还没来得及做 "。

记者注意到,鲲鹏之旅这一 " 脱钩 " 动作,发生在腾邦国际危机发酵前后,早在今年 4 月份的时候,腾邦国际被曝 " 欠债不还 ";6 月份,腾邦国际 1.125 亿元债券出现违约。

" 腾邦国际这个事情对公司确实有一些影响,比如说航空公司和资金担保方面。" 鲲鹏之旅上述负责人称," 但是没有票代上门讨债。因为票代认的是我们(鲲鹏之旅),不是腾邦。虽然以前从公司体系来说,我们是被腾邦收购了,但是对于票代来说,我们是我们,腾邦是腾邦。"

目前仍在腾邦国际 " 体系 " 内的北京腾邦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腾邦)和北京捷达假期(以下简称捷达假期),均以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为由,表示未受腾邦危机影响。" 根据工商资料,(目前)这两家公司均由腾邦国际间接控股。"

腾邦国际在官网上还有一家北京分公司,即腾邦易程。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在去年 10 月底列入 " 经营异常 ",原因是 " 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

鲲鹏之旅等只是腾邦 " 体系 " 避险的一个缩影。据工商信息统计,2019 年上半年,包括鲲鹏之旅,共计 11 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与腾邦国际完成股权关系切割,脱离时间集中在 5-7 月,大多数企业的主营业务都有航空票务。截至目前,腾邦国际并未发布任何公告对上述事宜进行披露。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 11 家企业大部分是在 2015 年、2016 左右纳入腾邦国际体系,而这两年正是腾邦国际的扩张高峰。大多数企业的主营业务都有航空票务,包括云南腾邦国际航空旅游有限公司等很多都是当地有名的大机票代理商或者平台。

腾邦国际 4 月 24 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 年度,上述 11 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均对腾邦国际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期末往来资金余额逾 4617 万元尚未偿还。

子公司纷纷与其切割,是否与腾邦国际目前的债务状况有关?上述 11 家关联子公司或孙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是否已偿还?8 月 23 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腾邦国际,对方要求记者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腾邦国际尚未回复记者的采访邮件。

欠票款数亿,腾邦系 9 家公司被国际航协 " 封杀 ",会否步当年纵横天地后尘?

今年 6 月 10 日,源自大股东(腾邦集团)的债务违约也给腾邦国际的困境(去年净利润下滑)雪上加霜。腾邦集团公告称,由于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支付 "17 腾邦 01"2019 年度利息,涉及资金 1.125 亿元。据了解,该债券发型规模 15 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债券违约公开后,腾邦国际的一连串麻烦接连引爆。8 月 8 日,腾邦国际发布《关于公司 BSP 票款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称,腾邦国际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以下简称 " 国际航协 ")的 BSP(即全球航空旅游服务分销系统)票款欠款行为 ( 合计约 2.17 亿元 ) ,致使 5 家子公司收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出的《关于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的通知》。

8 月 20 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深圳市腾邦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成都腾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 4 家公司收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出的《关于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的通知》。

这意味着,曾以机票代理业务发家的腾邦国际,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代理分销机票的主营业务部分被 " 封杀 "。腾邦国际截至 8 月 20 日的公告称,经核查,公司及子公司涉及 BSP 欠款的主体共 11 家,截至目前已有 9 家收到终止通知;其余两家因国际航协 ADM 差错对账等工作尚在进行中,目前尚未收到终止通知。

据公告,上述 BSP 票款欠款,将对公司客运销售代理业务产生一定影响,公司其他业务运营正常;公司目前正与国际航协及相关金融机构积极协商,努力采取措施,尽快清偿欠款,以恢复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业务正常,保障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业务平稳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腾邦国际成立于 1998 年,以国内机票代销业务起家,目前发展为涵盖国内外机票代销、酒店预订、保险经纪、金融业务于一体的旅游综合服务商。2011 年,腾邦国际成功登陆深交所,公司官网介绍为 " 中国商业服务第一股 "。

腾邦国际目前的经历是否在重复其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广州纵横天地电子商旅公司(以下简称 " 纵横天地 ")当年的故事?据报道,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航空公司直销比例日益提升,2014 年起,随着航空公司不断下调机票代理商的佣金,这压缩了票代的盈利空间。而就在那年,纵横天地曾因资金链断裂、巨额债务,被国际航协封杀。

据悉,从 2014 年 5 月开始,纵横天地频繁出现延迟付款现象,随后董事长陈泽良突发去世。随着陈泽良的去世,包括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机票代理商等各路债主纷至沓来。

纵横天地倒下,腾邦国际获利。数据显示,2015 年,腾邦国际机票企业客户数量从 2014 年中期的 1800 家迅速增长到 2015 年的 3000 家,2016 年年初企业客户数量达到 5000 家。

稳坐行业老大后疯狂 " 买买买 ",原实控人高比例质押,被平仓

在登上行业老大宝座后,腾邦开始疯狂 " 买买买 "。2016 年,腾邦国际旗下已拥有了 70 余家分公司、子公司;2017 年,腾邦国际又继续收购了 7 家子公司,新设立了 20 家子公司。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 2008 年至 2018 年十年间,腾邦国际斥资逾 6 亿元进行收购扩张。其中,以大手笔收购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喜游国旅 ")最为知名。

通过接管竞争对手业务与外延式并购(包括收购在线旅游平台,并以自有资金跨界金融领域)等手法,腾邦国际 2014 年 ~2017 年间业绩持续增长,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 1.23 亿元、1.46 亿元、1.78 亿元、2.84 亿元,同比分别增长 42.7%、17.2%、22.5% 和 59.1%。

而随着并购预扩张,其债务规模上升明显,数据显示,2015 年至 2018 年末,大股东腾邦集团总负债分别为 113.15 亿元、163.47 亿元、186.77 亿元、191.7 亿元。上市公司腾邦国际的短期借款也激增,由 2015 年末的 9.728 亿增至去年末的 34.24 亿。激进的并购和新公司的成立给腾邦国际带来了资金压力。自 2017 年 5 月起,腾邦国际原实控人及董事长钟百胜、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就开始频繁进行股份质押。

2018 年开始,腾邦国际归母净利润开始下滑。据该公司 2018 年财报显示,腾邦国际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为 48.86 亿元,同比增长 38.43%;归母净利润为 1.68 亿元,同比减少 40.88%。

与此同时,腾邦系相关公司和实控人资金链问题也在去年爆出。去年 12 月,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的股票质押回购还出现延期购回情形。同月,由于股价连续下跌,又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足额的追加资金,腾邦国际实际控制人钟百胜通过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云信增利 18 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持有本公司股份触及信托计划平仓线,出现被动减持。去年 12 月 25 日,腾邦国际发布了 " 使用非公开发行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 的公告。据去年年报,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14.72 亿。

到了今年,其业绩未现好转。2019 年第一季度腾邦国际净利润持续下滑,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为 11.18 亿元,同比减少 3.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2071 万元,同比减少 65.59%。7 月 12 日,腾邦国际发布 2019 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数据显示,2019 年上半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 3500 万至 4000 万,去年同期盈利 2.27 亿元。

与业绩下滑伴随的是股东债务问题暴露和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股权质押风险与股权被冻结。

腾邦国际日前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控股股东腾邦集团的通知,截至 2019 年 8 月 23 日,腾邦集团累计被动减持的股票数量为 807960 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 1.31%。由于股价下跌,腾邦集团存放于中信证券信用担保账户的股票触及平仓线,因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足额的资金,债权人采取了平仓措施,导致腾邦集团所持公司股份非主观意愿地被动减持。

此前 8 月 24 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截至 2019 年 8 月 23 日,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共持有公司股份 1.71 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7.80%;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 1.52 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 88.80%,占公司总股本 24.69%;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的数量为 1.52 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 87.51%,占公司总股本 24.71%;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数量为 6.85 亿股 , 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的 399.47%,占公司总股本 111.14%。

8 月 10 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子公司的 45 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 3 个账户与富邦华一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的借款合同纠纷有关,其余账户被冻结原因不详。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